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宗教工作

加强和创新宗教活动场所管理

发布日期:2019-04-10 08:40:39   发稿人:市民委(宗教局)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阅读: 次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是宗教工作中管根本、管长远的基础性工作,是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重要内容和关键环节。在新形势下,做好宗教活动场所管理工作,对于依法管理宗教事务、保持宗教健康发展、持续推进宗教中国化、团结和引领宗教界人士和广大信教群众共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当前,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深刻变化,我国宗教领域也发生了一些新变化,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宗教活动场所管理还存在着一些与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不协调、与社会发展和时代进步不相适应的问题。

  场所管理工作相对滞后。一是法律法规不完善。现行有关宗教活动场所管理的法律法规原则性较强,可操作性不够,在实践中往往有法难依;对于临时宗教活动场所、网络宗教活动场所等的管理在法律法规上还需进一步细化、实化。二是基层管理力量薄弱。部分地区宗教工作部门存在机构缩减、人力不足、经费紧张、干部素质跟不上等问题,尤其是在一些基层和偏远地区,宗教场所管理还处于“无专职人员、无工作经费、无办公场所”的“三无”状态,宗教场所管理不到位、不及时的问题较普遍,有些虽然明确人员兼职负责管理工作,但往往“兼”而不“管”。三是宗教干部思想认识不足。个别宗教工作干部对宗教场所管理的重要性认识不足,缺乏宗教工作的统战思维,认为宗教场所管理工作不是中心工作,抓不抓、管不管无妨大局,不愿管、不敢管、不会管甚至乱作为的现象仍然存在;对宗教活动场所的调研不够,对场所出现的一些新问题、新情况发现不及时、解决不彻底,或是遇到问题躲着走、绕着走,小问题拖成大问题。四是管理方式不当。个别宗教工作干部仍然用行政思维和行政方式简单粗暴管理宗教活动场所,片面强调场所治理政策的“硬落地”,而且对于宗教场所管理工作也是一阵紧、一阵松,随意性较大,其结果不但增加宗教活动场所与政府之间的隔阂,而且加剧宗教活动场所管理工作的难度。

  场所自我管理相对不足。一是管理制度不健全。调研发现,一些宗教活动场所的制度建设比较滞后,人员、财务、资产、会计、治安、消防、文物保护、卫生防疫等管理制度不健全、不完善,存在制度相对陈旧、制度束之高阁等问题,个别场所民主管理制度不完善、民主决策机制不落实,主要教职人员作风不民主,仍然存在独断专行、“家长制”“一言堂”现象,宗教教职人员和广大信教群众参与管理、实施监督的制度设计较为滞后。二是财务管理不规范。一些场所缺少会计核算、财务报告、财务公开等制度,没有专门的财务管理部门,也没有配备财务会计人员;一些场所仍然存在以个人账户代替场所对公账户、公款私存、负责人兼出纳等现象,功德箱、奉献箱管理不规范,甚至围绕财务权争权夺利,引发内部矛盾。三是自我管理能力不强。目前,宗教场所的人才队伍建设普遍相对滞后,不同程度地面临人才不足的困境,具有较高政治素养、宗教造诣和综合能力的教职人员严重不足,队伍整体素质偏低,人才青黄不接、后继乏人,难以适应新形势下宗教活动场所加强自我管理的需要。四是场所自身定位不当。一些宗教场所重建设轻教育,一味注重硬件建设,大兴土木,贪大求洋,甚至存在未批先建、批小建大等问题,忽视教风建设和对教职人员的教育培养,使得少数教职人员的教规戒律松弛,宗教信仰淡化,名利观突出,沾染了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等社会不良风气,脱离了信教群众;还有一些场所过分追求经济利益,搞承包、烧高香、赶经忏,以教牟利,场所定位和功能发挥本末倒置,经济功能被加强,道德教化功能被弱化。

  新形势下,应立足宗教工作全局,以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为指引,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依法加强和创新宗教活动场所管理工作,不断提高宗教活动场所管理的法治化、规范化、制度化、科学化水平,更好地发挥宗教活动场所的积极作用。

  加强管理监督,规范场所秩序。一是坚持法治化管理。建立健全和完善有关政策法规,加大现有政策法规的执行和监督力度,严格执行宗教活动场所设立审批和登记管理有关规定,加强事前事中事后监管;抓好宗教活动场所主要教职任职备案和教职人员认定备案专项工作,选好配强宗教活动场所主要教职人员;扎实推进宗教活动场所财务规范化、民主化、常态化管理,建立健全财务管理组织和管理制度,强化监督检查;加强对网络虚拟宗教活动场所的管理,加强网络宗教信息的筛查净化及宗教议题的正面引导,防止网络宗教问题异化;妥善解决宗教活动场所在城镇化建设中的拆迁安置问题,积极争取把宗教活动场所布局、安置纳入城乡建设规划,依策依法合理设定拆迁补偿和安置建设标准。二是推进社会化管理。以统战思维推动构建宗教场所社会化管理大格局,建立健全政府依法管理、宗教界自主管理、属地社会管理的管理制度,按照宗教事务管理实现“主体在县,延伸到乡,落实到村,规范到点”的要求和属地管理重心下移的原则,健全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三级管理网络,解决基层宗教工作力量薄弱、监管工作不到位等问题;完善宗教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和协作共管、应急联动机制,探索综合执法、联合执法,配齐基层执法主体,形成“共商共治”、齐抓共管的立体化管理格局。三是依法规范场所秩序。协调有关各方,理顺旅游景区内宗教活动场所管理体制,妥善化解利益冲突;贯彻落实《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通过联合督查等方式,坚决制止佛教道教场所商业化乱象;依法治理非法宗教活动场所,引导信教群众到依法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参加宗教活动。四是加强安全管理。通过严格落实宗教活动场所安全责任制,倡导文明敬香、文明燃香,建设生态寺观;对宗教活动场所及宗教教职人员集中开展安全教育培训和消防演练,提高其防灾自救能力;建立消防、卫生、质检、公安、宗教等相关部门联动机制,定期对宗教活动场所进行监督检查,排除安全隐患;严格执行大型宗教活动审批制度,提升宗教活动场所安全管理水平和风险防控能力。

  加强自身建设,强化自我管理。鼓励和支持宗教活动场所加强思想、队伍、组织、制度等建设,提高自我管理、自我规范能力。一是加强思想建设。支持和指导寺观教堂加强宗教思想建设,深入挖掘教义教规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对教规教义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把思想建设聚焦到“宗教中国化”上来,使宗教活动场所成为宗教思想建设的主阵地。二是加强人才队伍建设。遵循教职人员成长规律,加强后备人才培养,着力培养“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起作用”的爱国爱教人才;加大对场所主要教职人员的教育培训力度,提升综合素质和管理能力,发挥领头人的作用;加强对一般教职人员的日常教育管理,提高思想认识,共同做好场所管理;加强对信徒骨干队伍的教育培训,吸收信徒骨干参与场所管理。三是加强组织建设。结合各宗教特点,推动宗教活动场所建立民主管理组织,健全民主决策监督机制,场所重大事项实行集体讨论和民主决策,充分发挥教职人员和信教群众参与管理和监督的作用。四是加强制度建设。指导宗教活动场所修订完善其内部人员、财务、治安、消防、文物保护、卫生防疫、外事接待及大型宗教活动等管理制度,建立健全重大事故事件防范和报告制度、场所负责人民主评议制度、宗教教职人员考评体系和进出制度、人员回避制度、信息公开制度、信教群众参与监督管理制度等,及时清理各项制度中与现行法律法规不相适应的内容,严格落实制度,形成按制度、按程序办事的习惯,自觉接受监督检查。

  加强教育引导,发挥积极作用。一是深入开展“和谐寺观教堂”创建活动。通过调研督导、信息指导、主题活动、表彰先进等形式,引导各宗教活动场所充分发挥主体作用,结合当前各自正在开展的重点工作,创新方式方法,多层深入推进和谐寺观教堂创建活动,促进宗教活动场所管理规范化、制度化。二是深入开展宗教政策法规学习活动。创新推动宪法法律和宗教政策法规进宗教活动场所,积极指导宗教活动场所举办培训班、读书班、座谈会、交流会,学习宗教政策法规,把宗教政策法规纳入日常讲经讲道中,引导宗教教职人员、信教群众学法尊法守法用法,增强国家意识、公民意识和法律意识。三是深入开展公益慈善活动。不断探索宗教活动场所开展公益慈善活动的有效途径和长效机制,积极引导宗教活动场所发挥自身优势、发扬宗教界服务社会的优良传统,多渠道、多形式参与公益慈善事业,在扶贫、济困、救灾、助残、养老、支教、助学、义诊等方面发挥有益作用,释放宗教正能量。四是深入开展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活动。通过思想引领、制度保障、实践养成、典型示范等途径,引导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自觉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深入挖掘和阐释宗教教义、宗教道德和宗教文化中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通的内容,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活动制度化、具体化、日常化、长期化,使宗教活动场所成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阵地。

(作者单位:山东省社会科学院)

《中国民族报》(2019年04月09日 06版)

中国民族报·宗教周刊:zjnews@vip.163.com